互联网人物 后来的我们》退票乌龙背后是互联网思维再一次强奸了中国电影

2018-05-14作者:佚名来源:幸运飞艇皇家开奖直播|幸运飞艇开奖历史纪录|幸运飞艇开奖软件次阅读

  原标题:《后来的我们》退票乌龙背后,是互联网思维再一次强奸了中国电影 今年五一档以超过12亿元的分账

  今年五一档以超过12亿元的分账票房刷新了历年最高纪录,电影行业却因为一场事关1300万票房、38万退票的“事故”忧心忡忡。

  处在旋涡中心的是刘若英执导的电影《后来的我们》(以下简称为《后来》)。根据《后来》发布的数据,该片预售票房进入中国影史前十。可就在首映日当晚,陆续有影院称该片退票远超平时退票比例和幅度。根据第三方票务平台猫眼发布的声明,截至 28 日 23 点,仅猫眼平台涉及的恶意刷票退票量达38万张,涉及票房约 1300 万。另一家第三方票务平台淘票票发布公告称,《后来》退票率为 9.16%,接近日常退票率的三倍。

  随后,国家电影局介入,初步认定《后来》退票情况确有异常。这次退票事件的幕后玩家到底是哪个利益相关方尚不可知,但可以明确的是,异常退票已成既定事实,而这次疑似票房造假事件,涉及了出品方、发行方、网络售票平台、院线、影院等电影产业全系统,可以说是当红的“互联网思维”对脆弱的中国电影产业的第二次洗劫。

  互联网思维对中国电影产业的第一次洗劫,打出的旗号是“ IP”。IP 电影由漫画、电视剧、游戏、歌曲改编而来,在中国兴起于2015年,一开始就瞄准塑造了整个网络文化的读者和观众。受众在作者创作之初就参与其中,在IP改编成影视作品的过程中也会不断关注——无论关注是正面还是负面,IP 电影都天然拥有了粉丝基础,也更容易引起观众的共鸣。

  那段时间,电影产业几乎成了中国最好的生意。大批跨界者高喊“我们有 IP,我们有钱”涌入电影产业圈钱。个别电影爆红后,马上被大数据肢解、分析、归纳,故事模式、情节走向、主创都演化出一套固定模板。结果就是观众看到了大量同质化的产品:《致青春》拿下 7.19 亿高票房之后,《匆匆那年》、《栀子花开》等青春题材电影遍地开花,从怀旧歌曲到热门小说IP都被啃了个遍,青春片也因桥段俗套和鲜肉主创成为国产烂片代名词;《失恋 33 天》之后,低成本爱情轻喜剧又红极一时;《泰囧》登顶当年票房之后,《心花路放》等喜剧又接连打破了国产电影的票房纪录。

  互联网思维傲慢地将 IP 点击量直接兑换为观众的观影兴趣,大数据控制了内容,主流电影的生产变成了“炮制”而非“创作”。这次洗劫造成的惨痛后果就是电影原创力匮乏,人们对国产电影的质量失去了信心。

  2016 年,中国电影票房增长放缓,总票房同比微增3.73%。这未必是坏事——起码说明观众正在回归理性,这也促使业内放下对 IP 的迷信,重新回归内容为王。

  随着《暴裂无声》等高评分电影的出现,人们对国产电影的期望在逐渐修复,但某些时刻,这种期望还是会摇摆——眼下就是一个让观众和电影产业都感到不安全的时刻。

  这种不安全感来自于,行业原有的利益分配格局被新的技术手段打破,人们认识到原本用来了解观众真实观影需求、精准排片的数据是可以被人为用互联网思维操作的,这无异于互联网思维对本就脆弱的电影产业的第二次洗劫。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影视行业从业者告诉 PingWest 品玩(微信号:wepingwest),“票补”和“锁场”都是电影宣发“心照不宣的套路”,而此次《后来》退票事件的幕后操作者升级了套路。

  “票补”是指向指定影片投放购票补贴,用户以低价购票,影院仍收到正常票价,中间差价由票务平台或片方负担;“锁场”是指影片放出排片后,粉丝第一时间购票“锁定”该场次。按照惯例,一场电影即使只卖出一张票,电影院也要放映。也就是说,在票补和锁场的模式之下,或多或少存在真实购票,发行、票务平台和影院都可以拿到自己的利益。

  而此次《后来》退票事件的操作者使用了成本更低的方式。操作者先购入大量电影票,拉高影片预售票房,影院看到较好的预售数据就会增加排片,真实观众怕买不到票提前购票,再次拉高预售票房。影片上映当天,操作者利用在线票务平台的退改签机制退票,此时电影场次已经掺杂了正常售出的影票,排片无法取消,空出的座位很难再销售。这直接导致影院利益受损,也干扰了同档期其他电影的排片比例。

  更大的伤害在于,电影产业链上各方的信任受损。一方面是中国用户越来越依赖线上购票,淘票票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春节档中国用户的线%;另一方面,几乎所有影院经理排片时都会参考票务平台专业版的数据,映前“想看”人数和预售票房是排片的重要参考。《后来》退票事件势必影响票务平台数据的客观性。

 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:如果《后来的我们》退票事件经过调查显示为恶意退票,会导致院线此后不愿再进行票房预售等操作,最终伤害的还是电影市场。

  中国电影的商业化积累不到15年,我们试图宽容地看待这个行业存在的问题,但也希望数据的积累和体系的完善能让信息自由流通,实现各方利益最大化,而不是用这种方式给本就脆弱的电影产业一击。

  《后来》此情此景让人想起了《叶问3》的票房造假事件。2016年《叶问3》被曝光存在虚假排片、自购票房、票房造假拉高公司股价套现,经电影局调查后,8800万假票房作废,70多家影院和3家电商被警告,影片发行公司大银幕(北京)停业整顿,后来沉寂于中国电影行业 。

凡本站注明“本站”或“投稿”的所有文章,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,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某某站”并附上链接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关键词: 互联网思维

随机推荐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